1. 首页
  2. 教育 > 正文

「丽景湾指导」"互联网+"让传统餐饮站上风口 成功经验如何重复利用

 2020-01-10 17:06:45  来源:互联网 

「丽景湾指导」

丽景湾指导,汹涌澎湃的互联网几乎改变了中国人生活的一切,“重口味”的重庆餐饮也涌入了这场洪流,众多餐饮店在互联网的海洋乘风破浪。

移动互联网以及粉丝经济的发展,为众多创业者带来新的机会,对于众多的餐饮店来说,互联网给了自己建立新的格局、谋取新的角色的机会。

做过12年新闻工作的杨艾祥,2012年加入互联网行业。“我们注册了公司,主营餐饮行业。但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不是一家餐饮公司,而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我们希望利用在媒体、在互联网的这些经验,来改造传统餐饮”。

“餐饮行业本身,是一片竞争异常激烈的红海;而用互联网去改造餐饮,则是一片蓝海。”他说,“餐饮背后的实质是什么?是一起吃饭的社交,因此,用户思维或互联网思维就有了用武之地。”“互联网打破了我们对传统餐饮的认知,从加法时代迈向乘法时代。”杨艾祥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说,“过去,餐饮店的成功取决于味道、选择、利润,而今,数据面前人人平等,理解和运用互联网水平的高低,可能让同一水准的餐饮店走向不同的拐点。”

“用户认为你叫什么,你就应该叫什么”

在重庆,“李子坝梁山鸡”是不折不扣的超级网红店,几乎每天,都有大量慕名而来的食客排队等候。

“李子坝梁山鸡”的渊源,可上溯到1981年。彼时,在重庆中梁山一家老牌国有工厂里,一位姓李的师傅平时上班,闲时炒鸡、炖鸡,成为工厂宿舍区的“一绝”,声名远扬。

他的鸡越来越受到欢迎,但所在的企业却遭遇难关。企业破产后,下岗的李师傅开始靠炒鸡卖鸡为生。因为发源于中梁山,他的店被食客口口相传为“梁山鸡”。

“梁山鸡”开了中药材进入红汤锅底的先河。在重庆闻名遐迩的麻辣红汤中,别出心裁地添加上沙参、枸杞、红枣、当归等滋补中药材,让“梁山鸡”“汤汁红亮、味厚不燥,皮糯肉嫩,香而不柴”。

名头越来越响亮的“梁山鸡”追逐着机会,多次搬家,离城市核心区越来越近,最后落脚在李子坝。

这里是一个连导航都找不到的背街小巷,却因为坚持选用上等食材,采用传统制作工艺,而店名响亮。30多年里,这个8张半桌子的小店,经常被食客围得水泄不通。

尽管如此,“梁山鸡”也面临着发展难题。

一是传承问题。李师傅发明了“梁山鸡”,但是后继无人,他已经60多岁了,常年站着炒鸡,腿脚已不灵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二是搬迁问题。“梁山鸡”租用的房屋面临搬迁,对于老人来说,已经折腾不起。

三是发展问题。在其他餐饮店越做越大的时代,这个8张半桌子的小店如何适应未来发展,问题无法绕开。

就在“梁山鸡”寻求新的机会时,杨雁棠、何曲、杨艾祥、冯黎晖、舒冠尘等年轻人,也在寻找着自己的机会。他们在互联网和“双创”的浪潮中,充满激情,想干一件与众不同的事情,四处寻找创业机会。

他们瞄准了对传统餐饮店进行互联网改造的领域,在他们看来,最具备“互联网+”潜质的餐饮店,“产品一定有着独树一帜的辨识度。”

他们把重庆有点名气的餐饮店都翻出来看,然后一家家去走访。最后,他们找到了江湖上传闻已久的“梁山鸡”。

让他们喜出望外的是,“梁山鸡”因为生意比较好,老板也比较直率——他不爱跟顾客作任何解释,如果觉得不好吃,就当场倒掉。因而被食客称为“最拽餐馆”。

这几乎是 “互联网+”最理想的合作模板:有品质,有卖点,甚至有性格。

几个年轻人决定拜师学艺。他们每天都去吃,吃完找机会和李师傅聊天;每天都去嘘寒问暖,了解李师傅爱吃什么,爱喝什么,尽量去满足。

经过接近一年的软磨硬泡,创业团队中的舒冠尘终于成为李师傅的“关门弟子”。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李师傅认为创业团队可以把“梁山鸡”发扬光大,决定退休。创业团队也开始了“梁山鸡”的品牌化、互联网化运营。

“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是品牌化。” 杨艾祥回忆说,到2013年的时候,叫“梁山鸡”的各种门店在重庆大大小小有几十家,品质良莠不齐,没有形成品牌化。“只叫‘梁山鸡’,一定会混乱”。

那么,取个什么名字呢?

“我们认为,用户认为你叫什么,你就应该叫什么。”创业团队互联网上查看,也每天和到店的顾客交流,最后发现大家经常说“李子坝附近有一家梁山鸡,好吃”。

“李子坝梁山鸡”应运而生,并注册了一系列知识产权,创业者重新设计了品牌的视觉识别系统,梳理了品牌的发展历史,内容生动且具有细节。

“我们认为,不会讲故事的企业,很难在互联网领域取得成功,但是,这些故事不应该由餐饮店讲,而是应该由粉丝感知后,用自己的话语体系讲出来。”

  有趣的互动增添用户黏性

除了品牌化,互联网为传统餐饮赋予生命的第二个关键词是标准化。

“没有标准化,就无法系统化;无法系统化,就无法规模化。”在创业团队看来,通过“李子坝梁山鸡”创业,不只是为了把这个店开好,而是把这个品牌发扬光大。

因此,产品的标准化成为他们的第二个着力点。

一方面,他们继承了李师傅的传统制作工艺;另一方面,他们引入数据化的工作,对每一味食材进行标准化,对每一锅“梁山鸡”的食材配比进行数据化。经过近两年的深度研发,他们实现了“梁山鸡”制作的标准化、料包化。

这意味着,任何一个普通人,只要经过3天的培训,就能制作出标准口感的“李子坝梁山鸡”。“在互联网上,每个人都可以发声,如果店家的菜不能维持同一水准,即使只有一个人吐槽,也有可能最终演变成公司无法承受之重”。

什么标准才具有创业的意义?在他们看来,就是用户认可的标准。

用户化应运而生。“过往的餐饮只有顾客的概念,但是顾客是谁,顾客的消费习惯是什么,餐饮老板并不十分清楚”。

“李子坝梁山鸡”团队引入了互联网中广泛使用的“用户”概念。他们认为,只要一个顾客在店里停留的平均时间超过1个小时,就应该去记录顾客的基础信息、消费习惯,和他互动继而建立联系,实现从传统的门店经营到用户的经营。

于是,他们在店里公布个人微信号,用户可以加老板的微信,和老板互动。

更重要的是,这种互动是非常有趣的,几乎无一例外地增添了用户的黏性。

比如,天气热的时候,他们会在微博上放上一段公鸡在地上跳着走路的搞笑视频,配上文字“想给我们家鸡买双拖鞋穿”。

当“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在网上热传时,他们也会蹭热度,在微博上放上鸡和芋头的照片,再配上这一段文字。

互联网让业绩翻番

除了品牌化、标准化、用户化,在这群创业者看来,移动化是互联网创业的重要元素。

换言之,每一名食客到了店里,都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体验,餐馆还会设置一些让食客觉得“特别好玩”的元素,比如包筷子的纸上写着让人耳目一新的短语。

甚至可以说,食客进入“李子坝梁山鸡”餐馆,每一双筷子、每一个碗、每一面墙壁,都会有超出其期待的内容。

几乎每个人都会掏出手机拍照,在朋友圈“晒”出来,让吃饭变成有趣的社交分享。“李子坝梁山鸡”由此受到广大青少年的欢迎,“又好吃,又好玩。”

在“李子坝梁山鸡”开始“触网”之前,门店每天有2000元左右的收入,“触网”一个月后,每天收入超过1万元。

各家媒体蜂拥而来,门店真正“爆红”,好奇的人越来越多,互联网让口碑传播的范围呈现出几何级的增长。

半年以后,这一群年轻的创业者在老店附近的李子坝正街上,又开了一家新店,升级了产品、服务、卫生,同时注入了数据分析、移动传播等基因。

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三层小楼,竟然每天都能翻10次台,接待上千人前来就餐,成为不折不扣的“网红名店”。

再后来,他们践行互联网的逻辑,除了传统的堂食,还推出了外卖、零售等,让很多食客不用忍受长时间的等候,并实现了跨业态的用户经营、跨区域的用户经营。

随后,他们投入了数百万元,进行了用户和管理的互联网化、工具化,实现了运营标准化,管理“不漏项”。

  成功的经验可以重复利用

目前,李子坝公司在重庆有超过40家直营连锁门店。“李子坝梁山鸡”的故事还在继续,“成功的经验可以重复利用”。于是,同一拨创业者又孵化出“受气牛肉”“三斤耗儿鱼”等美食品牌。

在“互联网+”的道路上,这些公司走着大同小异的路。该坚持传统的,必须坚守传统。在创业者看来,产品要精益求精,对食材和原材料必须“死磕”。

同时,必须拥抱变化,拥抱互联网,拥抱年轻人,适应时代的发展。“因为你可以不年轻,可你的用户年轻。如果你被年轻人抛弃,你就会被互联网抛弃”。

“我们切入的是非常细分的小品类,所以,在一个市场内,店开到20家左右就饱和,并且应该保持适当的稀缺性。所以,我们需要新的品类来补充。”他们认为,此前有很多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品类和品牌,可以通过“互联网+”,完成品牌再造。

比如“受气牛肉”,也是一家已经开设了很多年的老店,在重庆市大坪浮图关社区的一个巷子里,“我们几乎用了和‘梁山鸡’一样的方法,进行改造,并开设了近20家直营门店,使其成为网红。”

“‘互联网+’有着巨大的空间,我们认为,所有的行业都值得重新做一次。特别是传统的行业。越传统越有价值。”在杨艾祥看来,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背景下,应该用互联网的思维、互联网的工具、互联网的传播方式,去重新审视应该做什么样的改变、升级,甚至是颠覆式的革命。

但是,他们这个雄心勃勃的理念,却在承办全聚德“触网”时遭遇挫折。2016年,全聚德发布其“互联网+”战略,推出全聚德外卖“小鸭哥”。

执行这次操盘的,正是在重庆做得风生水起的这群年轻人。可是,他们遭受了失败,未能让这个久负盛名的老字号成功拥抱互联网。

但是,在这群对传统餐饮推行“互联网+”的创业者看来,这不是“互联网+”本身的失败,而是此次尝试承载了太多的不同角度的认知。“保守的、创新的,传承的、颠覆的,都有自己的观点,都有自己的理由”。

而在其他人看来,其中一个原因在于,烤鸭这一品类所对应的市场需求与外卖消费群体并不对接。

“我非常感恩生活在互联网改变世界多姿多彩的时代,可以从媒体行业转型去创业。”杨艾祥说,有了“互联网+”的赋能,每个行业都值得重做一次。“换新的思维、新的工具,去拥抱年轻人,去拥抱新时代。每个企业都是属于一个时代的,如果你不拥抱新时代,你就属于旧时代”。

“对于行业的改造和升级,尽量不要革命。”他忠告,一定要去发现这个行业的底层价值,“比如对餐饮的改造,必须回到‘吃’这件事情上来。”

“无论如何改造,赋予什么样的概念。如果饭菜不好吃,不健康,门店不干净卫生,不能给用户带去愉悦感,都是错的,都是本末倒置的。”他说,“互联网+”并不会改变这些,“所以,‘互联网+’的前提是,你一定要体验出原始行业的底层价值,即你帮助用户解决了什么问题。”

他进一步阐释说,“互联网+”是让原来的行业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更好中的‘好’,可以是质量好,可以是效率高,可以是成本低,等等”。

“极致的真实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杨艾祥说,互联网的价值是去中心化和去中介化。所有的表现都应该真实。“必须回到用户价值。所有的‘互联网+’,最后都必须算好一笔账,你的所有付出为用户带去了什么样的价值,用户是否愿意为你的价值去埋单”。

相关文章

  • 六公司拉响面值退市警报 借壳是“罪魁祸首”

    六公司拉响面值退市警报 借壳是“罪魁祸首”

    同日,*st神城的收盘价为0.94元,这是公司股价连续13个交易日面值低于1元,公司已经三次发布退市风险警示公告。自2018年中弘股份成为“面值退市第一股”以来,今年雏鹰农牧、华信国际先后因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启动强制退市程序。数据显示2019年,已有6家上市公司发布面值退市风险警示,同比激增500%。花式保壳面对面值退市风险,一些公司通常会采取多种措施“花式保壳”。

  • 长春长生卷入十余起行贿案:每支72元的狂犬疫苗回扣20元

    长春长生卷入十余起行贿案:每支72元的狂犬疫苗回扣20元

    7月22日,国家药监局负责人通报了长春长生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案件有关情况。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涉及长春长生的司法裁定书中,10余起均是通过回扣的方式行贿,所涉及的疫苗则包括狂犬、水痘、乙肝、流感等多种;其中,72元/支的冻干狂犬病疫苗其回扣额高达20元/支。证人吴某2证言笔录称,2015年睢县疾控中心购买吴某2推销的狂犬疫苗6000支,疾控中心付款后,其送给宋某某回扣款124680元

  • 好多人没吃过这样的香菇做法,辛香开胃,喷香无比

    好多人没吃过这样的香菇做法,辛香开胃,喷香无比

    干香菇是家里常备的干货之一,主要是有亲戚是种植香菇,还有家人都特别爱吃,尤其是我家外星人。这些天来胃口一直不好,都是炎热的天气惹的祸,只能隔一段烧几样刺激味觉的菜,没想到这次做了《尖椒香菇焖肉丁》还真的有效,还特意加了八角,吃了一碗又添了一碗。。。

  • 专访:引入DEF CON,百度安全能打造出中国极客社区吗

    专访:引入DEF CON,百度安全能打造出中国极客社区吗

    实际上,BCTF只是此次峰会的一部分,百度安全将迄今已有26年历史、全球安全领域的顶级会议DEF CON引入中国,意图搭建一个属于中国的安全极客社区。1993年,DEF CON极客大会由全极客Jeff Moss创办,后成长为全球顶级的安全会议,被称为极客界的“奥斯卡”。据悉,2019年DEF CON CTF官方组织者Overflow已正式将BCTF列入DEF CON CTF外卡赛,BCTF冠军战队

  • 王毅: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没有加重巴债务负担

    王毅: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没有加重巴债务负担

    2018年9月8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伊斯兰堡同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共见记者,在回答有关中巴经济走廊是否增加巴债务负担问题时,王毅表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成果是实实在在的,没有加重巴债务负担。王毅说,中巴经济走廊是应巴方需求而开展的重大经济合作项目。而中巴经济走廊的22个项目中,18个由中方直接投资或提供援助,只有4个使用的是中方的优惠贷款。因此,可以明确的说,走廊项目并没有加重巴方的债务负担。

  • 7旬老人拿出传家宝,文物局出1万购买,结果故宫以1800万高价获得

    7旬老人拿出传家宝,文物局出1万购买,结果故宫以1800万高价获得

    当老人拿出宝物的时候,原来是一幅画,这可不是一张简单的画,它是北宋年间张先的《十咏图》。张先的词写的特别好,画的水平更是极高,再加上这幅《十咏图》是在他82岁高龄的时候完成的,所以这幅画很是珍贵。画的结尾还有十几名保藏家的印章,所以这些专家认为,这就是张先的真迹。鉴定出来结果以后,文物局提出要一万元收购这位老人的画,但老人不同意,最后通过拍卖,博物馆以1800万的高价获得这幅作品。

  • 陕西神木矿难涉事煤企曾被评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

    陕西神木矿难涉事煤企曾被评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

    2019年1月13日凌晨6时50分,陕西省神木市百吉矿业李家沟煤矿“1.12”重大事故中,被困井下的最后2名工人被找到,均已遇难。此次矿难被困的21人,全部死亡。陕西省煤炭生产安全监督管理局信息显示,2018年6月27日,百吉矿业被评为二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公开报道显示,神木曾多次发生类似煤矿事故。2016年1月6日,神木县乾安煤矿爆破产生的有毒有害气体涌入相邻的刘家峁煤矿,造成11人死亡。

  • 中信银行:因职务变动原因 非执行董事朱皋鸣辞任

    中信银行:因职务变动原因 非执行董事朱皋鸣辞任

    记者 占健宇中信银行于昨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今日收到非执行董事朱皋鸣的辞呈。朱皋鸣因职务变动原因辞去中信银行非执行董事职务。中信银行表示,曹国强就任非执行董事,任期自2018年9月25日起,至第五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止,任期届满可以连选连任。曹国强担任中信银行非执行董事期间,将执行该行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通过的第五届董事会董事津贴政策,不从该行领取任何董事津贴。